[写人经典散文随笔:远嫁的小妹]写远嫁心酸的经典句子

  :《远嫁的小妹》是一篇写人的散文,作者写了自己的小妹远嫁他乡的经历。下面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篇文章吧!

写人经典散文随笔:远嫁的小妹

  那一年小妹二十二岁,一个人在安阳的西餐厅做服务生。当时手机不是很普遍,我们只能隔着长长的电话线畅想明天。知道她恋爱的消息是在她工作半年后。书信很慢,车程很远,我和大妹义无反顾的搭上了北去的列车。

  一路上我们商定: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最小的她飘泊异乡,实在不行哪怕是骗,我们也要把她骗回家乡。虽然不常坐火车,虽然不常出远门,但我们也顾不上窗外的风景,一心一意想着如何把小妹说服。

  下了火车坐客车,一路兜兜转转我竟迷了方向,很茫然的被他们接到一个小雅间。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吃西餐,看对面的大妹心理素质应该好些,就那样故作镇定的还在微笑。我忘了吃的过程和味道,就好像一切都是机械式的。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才能让小妹回心转意,反正我哭的稀里哗啦,眼泪一刻也没停过。那时候内心只有一个声音:如果带不回小妹,她是不是从此走出我的视线,再也不会跟在我的身后声声唤着大姐。所以我不听任何解释,固执的坚持着自己的意见。

  其实妹夫是个很不错的阳光小男孩,眉清目秀唇红齿白,笑起来像个害羞的小姑娘。但我当时就看他不顺眼,左右都是毛病,仿佛他就是那个带走小妹的"大灰狼"。谈判的结果可想而知,我和大妹狼狈而归,小妹留下来继续她的"黄梁美梦"。

  一年的时间足以让一颗很硬的心肠变的柔软。况且妹夫安静懂事人又勤快,字写的很好人长的又帅,说话不急不慢对人彬彬有礼……连相当挑剔的老妈都点头默认的时候,我只好收起了万分不甘的心。除了远点穷点,其它都还是不错的。安慰自己的结果是:"认了事实,另眼相看。"

  小妹很快结婚,接亲的除了妹夫,他们那边又来了叔叔和小婶。我们发动车子,燃放一挂鞭炮,撒了半袋喜糖,很不情愿的看着载她的车子一点点跑远。后来据说:"当时的小妹在他们那算是很风光的,老妈给了一万现金的嫁妆,没问婆家要任何彩礼。"要知道他们那娶一个媳妇是相当花钱的。不过这也奠定了小妹在婆家的地位,彰显了咱河南人的大气。

  小妹那个很偏远的村庄我一共去过两次。第一次是小妹生她儿子,第二次是她们乔迁新居。当时我们一大家子拖家带口,浩浩荡荡的掂着大包小包,不远千里,搭火车换汽车,清晨出发,下午很晚的时候才到。

  初进她们村我的心是很崩溃的。怎么说我们也都住在市区,家里生活也还是不错的。若是以小妹的条件,很容易就会在市区拥有一个家。但她偏偏不听劝告,嫁到了一个连吃水都要一月送一次,家家都要弄个大水窖的偏远矿区。看着她们村的人一个个灰头土脸站在村边看戏样瞅着我们,一群孩子在路上你追我赶弄得灰尘满面,我们终于知道"矿区的天确实是个灰色的天。"

  妹夫兄弟姐妹四个,三个男孩一个女孩,他是家里面最大的孩子。从小没了父亲,坚强的妈妈招了个后爸帮衬着把一帮孩子养大。家里三间主房朝东,两边各有偏房两间。妹妹的房间坐北朝南,屋里铺满地板,收拾的很是干净。其间正是冬天,炭火很旺,炉子正暖……当时除了妹夫没上大学,其他的三个孩子都在努力读书,所以她们家的穷也是不用过多言说的。

  有一年大妹一个人独往,给小妹买了一些衣服,给孩子们带了些礼物。去的时候刚好是夏季,大妹说:"一路上看到村里人都穿着拖鞋,脚趾头黑黑的全是煤灰。"她就偷偷打趣小妹:"你白天不跑,晚上也不知道跑吗?"到了晚上洗澡的时候,看着那条伸过来的皮管子,这难道就是小妹口中的"淋浴"?不过小妹人很乐观,精神食粮很足。自己天天戏言:"吃不愁,穿不愁,腰里别着十块头,睡到被窝里露着头。"

  经过几年的努力,小妹终于盖起了自己的新房。看着发来的图片,传统的四合小院,红砖青瓦窗明几净,主厅卧房,餐厅厨房,卫生间客房……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,房间里是铺过瓷砖的,院子里是打过地平的。一切都是个美好的开始,小妹说:"有此住房此生无憾。"

  这一年春节我们集体出游,趁着年假直达小妹的新家。四家人聚到一起场面相当壮观。当我们一行车队直抵村庄,小妹一家早早出来迎接。路两边全是看热闹的村民,我们一样样搬出带去的礼品,整扇的猪排,整箱的好酒,成条的香烟,各色的礼品……场面很是震撼,后来听说好长一段时间,小妹在她们村走路都是横着的。

  妹夫在矿上打工,小妹在当地的加油站上班,日子虽然还不富裕却也有滋有味。只是这一年小妹骑车砸断小腿,被紧急送往磁县医院,抢救的医生说:"最少准备五万还不保证今后能不能走路?"小妹怕我们担心,两天后实在没办法才打电话告之。大妹随即做出个让大家目瞪口呆的决定,她让小弟开车,自己带着骨科医生,带着绷带带着担架,硬是从磁县直接把小妹接回我们当地的医院。这在当时也极为轰动,成为她们村茶余饭后被津津乐道好久的话题。

  小妹开始在家人的照顾下安心住院,每天有人端吃送喝,聊天说话。住了二十多天的院,花了三万多人民币,妹妹没有像医生预言的那样,已经可以拄着拐下地走路了,可能是骨头汤的滋润也或许是药物的副作用,反正小妹从住院时的一百二十来斤直接飚到一百五。我家老公熬汤有功,一直在那念叼:"小三比我还重两斤,气得小妹哭笑不得。"

  刚刚把小妹治的差不多,老爸接着中风,小妹不忍回家,开始瘸着一条腿跑上跑下。这时候她有些后悔当年的远嫁,父母都是六七十岁的年纪了,还有多少岁月与我们同聚?都说远嫁的女儿是父母丢失的孩子,她这个最贴心的小三何日才能回到父母的身边?还有盖房治病欠下的外债何日还清?

  我接下了家族的接力棒,开始帮妹夫找师傅联系工地,让他跟着别人学贴瓷砖。好在我是做瓷砖的不缺工地,好在妹夫聪明勤奋头脑灵活,不过半年时间他已干的得心应手。前年他开始单干,小妹也辞了工作安心帮他打下手。一个单子差不多要二十来天完工,她们可以挣到一万左右。有了固定的收入,先是接了小的后来又转过来大的,两个孩子都在市区上学,成绩优异聪明漂亮。

  今年小妹终于在市区买房,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。爸爸妈妈的心也终于放下,他们流浪的小三回到身边,并且离的好近,散个步也不过十分钟路程。

  花开花谢斗转星移,转了一圈小妹回到原地。距离她离开的日子已经整整过了十四年。有过不舍,有过难过,唯独对自己的选择小妹从未后悔。看着身边的儿女,望着体贴的老公,远嫁的小妹在这个有家的春节终于笑开了花。

作者:唐红

  公众号:红罗山书院

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——


澳门网上棋牌